高武:我于人间立太岁别拉,子婴,高武:我于人间立太岁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高武:我于人间立太岁

小说:都市

作者:绝不午休的猫

简介:随着全球气候变暖,人类开始进入“异术超能”时代。来自上古的“气”之绝学,重新跨入时间的长河。古老的庙宇中,有位老和尚,金刚不坏!荒凉的龙虎山上,两鬓斑白的当代大天师,手握风雷。江南小镇里的一位老先生,口含天宪,百鬼绕道。这是一场东西方神话文明的碰撞!当两极的冰川彻底融化之时,众神将再次君临。两位西方的众神之主,在某日的一间酒吧不期而遇,黄昏中的二人目光望向东方。

角色:别拉,子婴

高武:我于人间立太岁

《高武:我于人间立太岁》免费阅读

公元前3000年。

东夷集团与炎黄部落在北方中原地区发动了东方历史上的第一次“战争”。

史称“逐鹿之战”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你看要不要我帮你啊?你的族人们很快就要败了啊…………”

黑暗里有人轻声说道。

“帮我?你还这么小怎么帮我?”

“哥哥~~~”黑暗里的声音再次响起,却又有些低沉。

“我不是你哥哥!你肯定认错人了!”

“跟我来………”

黑暗里探出一只小手拉住了青年的衣袖,将他带往了别处。

…………

帕米尔高原以东,昆仑。

一个穿着兽皮,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小男孩趴在桌子上,

他留着一头过腰的长发,上面还用发髻插连起来,

和大地上部落孩童不同的是,他的脸上干净整洁,白白嫩嫩的,像是一个瓷娃娃。

用现代话来说,是个做“童星”的好苗子。

小男孩忽然用手指着极远处的“逐鹿战场”咧嘴笑了笑。

嘴角处露出两颗尖锐的小虎牙,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稚嫩。

坐在小男孩对面的,是一名同样穿着兽皮的青年,

青年席地而坐,没有一丝拘谨,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。

桌子上摆着一盏青灯,一壶酒,一盘红浆果。

他们两个人坐在一个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建筑里。

在这个还处于部落的时代里,这种建筑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——神明居住的地方。

这是一座完全由青铜浇筑而成的宫殿,巍峨的宫殿高耸入云,建立在一座终年不化的雪山之巅上。

很难想象建造这座大殿的人当时是如何做到的。

将一块数十万吨重的巨大青铜块经过高温融化放入模具,然后在通过精密的计算与雕刻方才成型,最后再将这座宫殿搬至人迹罕至的雪山上。

大殿飞檐上的青铜瓦片,如同归墟中巨龙的鳞片一般密集,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青色的幽光,波光粼粼。

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如山岳般大小的宫殿仅仅由四根青铜柱支撑起来,上面还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与各种图腾。

殿内最上方空落落的王座上,有一件被洗的泛白的长袍被整齐的铺在上面,

王座两边还盘伏着栩栩如生的巨龙铜像。

森严的大殿上方还悬有一副刀架,上面摆放着五把形状各异的兵刃,

它们像是小男孩的心爱之物,没有一丝灰尘,被精心照料着。

由于大殿的宫门被紧紧的合上,所以里面显得有些昏暗。

仅有一盏常年不熄的青铜灯照亮着二人的脸庞。

小男孩的心里希望此时坐在自己对面的青年,可以走上前去,穿上那件白袍,高坐王位。

仿佛只要他坐上去,便会如同君王一般,俯瞰整座天地,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们二人了。

只不过这个青年的目光从来不在那方青铜王座上,他一直在看着远方…………。

他的族人们在那里正在打一场残酷的仗,对方部落比他所在的部落要强大的太多,这场战争的赢面很小。

“我和我的族人需要更适合放牧与浅耕的中原,所以这一仗必须打,也必须要赢”

“想赢?你觉得可能吗?”坐在其对面小男孩不屑道:

“除非你自己不想活了,说不准还能有一丝胜算”

“那又何妨?人总归要死!”青年反驳一句

“你想干嘛!这么多年了,你忘记雪山上的事情了?”小男孩怒骂一声:

“人?你是人吗?我知道你已经记起来了!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人是最亲的!”

随着小男孩的声音落下

青年不再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。

…………

隔着两人数万里之遥的“逐鹿战场”此时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死亡与毁灭并行。

即将要落败的一方,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绝境。

在被逼退近数十里后,

绝境中的人们摘下了负在身后的弓弩,开始搭弓拉箭,向着身后蜂拥而至敌人发出他们的最后一击。

箭矢像是受到了神明祝福一般,射出的瞬间便被赋予了传说中不熄的星火。

成千上万的箭矢夹带着不灭之火从敌人的头顶天幕处落下,空中如同下起了一场青色的火雨。

青色的星火点燃了整片大地,将敌人困在其实。

缭天的青焰中,不绝于耳的哭嚎声此起彼伏,那面黑色的蚩尤大旗最终倒塌在火海中。

许久之后,绝境中的人们开始欢呼,开始互相拥抱,开始高声呐喊宣泄,

因为他们终于赢了。

为了感谢神明对他们的眷顾,他们已经在河边筑起了高台准备进行一场盛大的祭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觉得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了,因为我相信我的族人。”

青年男子向着男孩手指的地方突然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语气十分生硬显得有些冷漠。

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一副男孩从未见过的笑容。

小男孩瞪大了眼睛,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,看着那群在河边欢呼的部落。

原本应该落败的部落,竟然奇迹般的赢了。

“你还是选择离开我了,时间是杀不死我的,终有一天你会需要我!”

男孩收回远处的目光,神色显得有些失落,单手托腮问道:

“哥哥你会感到恐惧吗?”

青年看了眼男孩后摇了摇头。

“不会!”

男孩看着对面的青年,满头的青丝竟然开始变得有些花白。

男孩并没有觉得有些奇怪,像是意料之中的一样事情,

反复看了几眼后长叹一声:

“哥哥你是不是还在怪我?”

“说什么呢,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啊”青年站起身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摸了摸男孩的头,顺便给他递过去一颗红色的浆果:

“答应我,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,好吗?”

男孩有点不耐烦的将青年的手从头顶推开,

原本乌黑的双瞳化作两团赤色的火焰:

“不可能!青铜城上有你我的誓言,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真正的成为一个人?”

青年顿了顿有些失神,

是啊,他怎么可能成为一个人呢?

他的双瞳在他这一世的最后时间里,化作青色。

比之小男孩,他的双瞳更加的纯粹与耀眼,如同天上的繁星。

男孩知道那并不是什么繁星。

而是青色的火焰。

“我要休息了,你走吧”

青年有些疲惫,趴在桌子上,合起了那双青色的眼眸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..原来你一直以来都没有变过啊……..我的哥哥!”

男孩不知什么已经消失在青年的身前,

但他的声音却在大殿里不断的回荡。

片刻之后……..

整座青铜大殿在一道青色的焰火中逐渐虚化。

只留下那名满头白发的青年趴在桌子上静静睡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公元前206年

刘季灭秦

入主咸阳

“大家快跑!……..叛军已经到城门口了!”

“呜呜呜呜………”

“你别拉我,金子……我的金子…….”

………….

这是一座曾经天下间权柄最大的王朝皇宫内,

只不过此时宫内的宦官连着宫女跑的跑,散的散……….。

原本披着铁甲的侍卫,也在慌乱中换上宦官的衣服,成群结队的向着宫外逃去…….。

宫前的台阶上,坐着一名眉清目秀的青年,面孔干净,眼神澄澈。

他整齐的穿戴着象征世间最尊贵的黑色云袍,上面还绣着日月星辰,山川河流,

还有一团耀眼的青色火焰!

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国家会变成这样,

父亲,哥哥,都已经死了。

怎么这么快就轮到他了呢?

青年有些失望地抬起头,看着早就站在自己身前数米外的少年。

这个少年每次出现都会模仿他,做一套小一号的黑袍穿在身上。

这么多年自己变了,唯独这个童年“玩伴”一直没有变,

还是这么的“小”。

“不要这么沮丧嘛子婴,很简单的,你只要点个头,我就帮你将外面的乱臣贼子全都给烧了!”

少年张牙舞爪的大笑着,让人看着有些滑稽。

“你会坐在这个世界最高的王座上,君临天下!”

青年站起身,双手负在身后,

刚过弱冠之龄的青年恍惚间让人觉得已是黄昏暮色中的老者,孤独,无助,无奈……..。

宽大的黑色云袍在风中鼓起,

他是这个时代第一个王朝的现任主人,是一统天下的君主之子。

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大殿。

一如三千年前那般轻轻的摇了摇头:

“谢谢你啊,陪我了这么多年,我很开兴,但是我真的快要死了啊”

“不!只要你想活,你就死不了!”站在台阶上的少年突然间发了疯般的怒吼。

他已经等了很多年,不想再等了。

可是每一次这个人总会拒绝他。

周围慌乱逃跑的人仿佛并没有听见他那如龙吟般的嘶吼,还在慌忙的逃窜着。

“如果像那样活着又和死了又有何不同呢?我的父亲和哥哥也不想看到那样的我吧?”

青年之前有过一丝的犹豫,毕竟谁不想将权柄握在手中呢?

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将这个念头连同自己一起埋在这座宫内吧。

毕竟他还是十分喜欢自己的家,

他热爱这片土地,敬畏世间的生命,心里面有自己所恪守的信仰。

………..

“你这个懦夫!”少年瞳孔已经变成赤色,怒骂一声。

在他的眼中,这座宫殿连同整座城应该都是一座不熄的火海,这才是他想看到的。

青年向着身后的大殿走去,孤单的背影被已经点燃的宫殿映射在台阶上,拉的很长很长………。

“再见了我的弟弟,我真的累了,需要一场长眠………”男孩的耳畔旁,响起了一道久违的嗓音,

有些亲切,却又有些陌生。

“我会在时间的长河上等你,那里永远会有等你的船!”男孩答道。

小男孩赤色的眼眸紧紧盯着青年的背影,希望他可以转过身来。

可是历史总是那么的相似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离开了。

不久后,男孩与其背对而行,化作一头只有青年才能看见的庞然大物,就此离去。

青年迈入即将被火焰吞噬的大殿。

重重地合上了大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公元1900年

“嘀嘀嘀~~~~~~”

尖锐刺耳的火车鸣笛声从老远处便可以清晰的听见,

火车在站台边来了个急刹,车头正上方喷发出一道长长的白色蒸汽。

这是一辆老旧的蒸汽火车,它开往的目的地是一个叫“零国”的地方。

它的时速只有六十迈,但是“零国”却很远,需要很长的时间才可以到达。

形形色色的旅人带着疲倦的身躯有序的踏上火车,他们已经换乘很多站了,但是还未到达终点。

火车上有专门的餐厅,为旅客们提供异国他乡的特色。

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上,

他手上的刀叉还有一片未吃完的火腿,鼻梁上厚厚的眼睛片让他看起来很有学问的样子。

但他是一个小偷,准确的来说是职业的那种,他称自己为“盗”。

只不过他和别人不一样,他盗取的东西不是金钱,而是一种特殊的东西,一种可以令人着迷的神秘之物。

“hi,我可以做你对面吗”一道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。

他看了眼来人,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小家伙,

穿着一身棕色的格子西服,脖子上还打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,

头顶着一个和西服很搭配的棕色贝雷帽,显得很有一副小绅士的样子。

“当然可以啊小家伙,请坐”他对着这个小家伙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。

“谢谢”

这个小家伙摘下贝雷帽,对着他做了一个很标准的脱帽礼,然后不紧不慢的坐在男子对面的位置上。

“小家伙,你叫什么名字啊”

小男孩入座后,他试探性的问道

“我叫烛龙”这个小家伙想了想又补充道:

“烛光的那个烛哦”

“好名字,听口音咱们是老乡啊,我叫楼月”他答道。

“你现在的这个名字还可以呀,比起以前的那些名字,这个要温柔多了”小男孩老气横秋的说道。

“以前?”他有些听不懂,不解的问道。

“对啊,以前,你不记得了?”

小男孩笑呵呵地说道,顺便将他面前热腾腾的牛奶毫不客气的拿到自己面前。

“可能记性不太好,忘记了”

他摸着头,对这个有些怪怪的小孩,他感觉有些头疼。

“你变了现在,比以前都要谨慎了。”

小男孩心满意足的喝完牛奶,顺便还拿起口袋里的手绢擦了擦嘴:

“楼月,你快要死了哦”

“哈哈哈哈,小家伙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讲哦,要不然叔叔可要生气了。”他还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但是他的“心”不知怎么回事,陡然间加快跳动。

车窗外的景色就像荧幕上的电影,画面一个接着一个,飞速的转换着镜头。

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从怀里掏出一份档案袋,从里面拿出一张貌似“合同”的东西,推到他的面前,随即又跟变戏法似的手里拿出一支钢笔:

“叔叔,在下面签个字吧,要不然我就把你这个“小偷”给举报了,嘻嘻…….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绝不午休的猫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ntaotao.com/xiaoshuo/1911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