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书之反派人渣》易扬,易家 全文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穿书之反派人渣

小说:玄幻-脑洞

作者:蓝色死神

简介:苟作者小学没毕业,毒死人慨不负责。作者不做人事,尽是荒唐言语。主角作为杀不死的传奇生物,穿书之人,饱受折磨。

角色:易扬,易家

穿书之反派人渣

《穿书之反派人渣》第1章 优雅的反派免费阅读

夜晚的梆子声在小巷里有声没声的一下接一下,灯火在微风吹拂下摇曳着身姿,打更人的脚步稀稀疏疏踩在石板上,硁硁近前。这成为了夜晚最后的动静。

忽然停住了脚步,一阵微微的喘息声在远处的小巷里传来,一股汗水发酸的味道幽幽飘来。

有人。

“什么人!”

“宵禁不得外出,什么人在那里。”

前面没有回应。

“前面什么人!”

大声呼喊的语气里有一些心虚。

依然没有人回应。

打更人,小心地上前,查探。

一步,两步,三步…

忽然,他手里的灯笼一下就掉在了地上,微微的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,惊恐与不甘,接着嘭一声倒在地上,脖子处鲜红的血液缓缓渐染了地上的青石。

一把雁翎刀插在石缝里,刀柄因为巨大的投掷力道仍在微微颤抖。

灯火里慢慢显现出一身虎蛟服,那人上前将那刀一拔。

回身喝道,“点火。”

一时间整个小巷数十把火焰同时举起,一群飞鱼服的武士静默着拔出腰间的雁翎刀,几十张硬弓强弩纷纷举起,金属的光泽里一片肃杀之意。

领头那壮汉将一只备好的硬弩对准天空,接着一只响箭撕破长空,在空中炸出一个鲜红的凤凰图案。

“进攻!”

燕子坞的湖面上,忽然一片通明,接着一通沉闷的牛皮鼓声响起,几十条快船开路,身后两艘巨大的楼船大摇大摆,破开平静的湖面,将一塘荷花撞得东倒西歪。

投机的弓弦被几人卖力地缓缓拉开,将准备好的火油罐子放上投车斗里,湖面上火光飞溅,划过流光砸在岸上,将一片雕梁画栋点燃,爆鸣声与尖叫声充斥着燕子坞的这个夜晚。

楼船高处。

“多么美丽的视觉盛宴!”

一个白衣男子站在楼船上,看着岸上的喧嚣一脸陶醉。

晃了晃手里的酒杯,醇厚的酒香在血腥味的混杂下,有一种别样的风情。

“凌家,多么绚烂的江东豪族。”一张娇美的容颜在火光的映照下扭曲,手指轻轻地扣在栏杆上。

身后一群白胡子老头静默着不敢言语,眼神里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畏惧。

白衣男子身旁站着一个红衣女子,容颜娇媚,却是眉头微微皱起,然而也是不敢言语。

“洛家,那么你们的供奉何时奉上呢?”白衣男子也不回身,只是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,红光将白皙的脸庞照耀地格外妖艳。

“含山君,我洛家实在,”一个老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两腿颤抖,见识了杀鸡儆猴的大型肌肉秀,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男人他惹不起,“实在没有百万两银子啊。”

“哦?!”那白衣青年语气冷淡,“那么洛家是…”

语气一顿,眺望远方的燕子坞,那意思不言而喻,不给钱就要杀人,灭族。他易家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。

“砰砰砰,”那老头不断地磕头,额头上的鲜血顺着眉毛滴落下来,“我洛家已经变卖了江东十几处产业,依然无法凑齐。”

“这样,本君给你一个折中的办法,”那青年嘴角一勾,似乎对于眼前的情况早有预料,“本君以个人名义将你洛家的征税免去。”

“多谢含山君!”

“不忙,”男子微微抬起手,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
“听闻洛家有女初长成,恰到了婚配的年纪,不知道可有良配,”含山君的话是个人都听得出来,赤裸裸地威胁,不是在问你有没有婚配,就算是有也只能捏着鼻子说没有。

“我易家的亲家自然不用缴纳征税”。

“这…”那老人迟疑着,“不知…”

这个含山君易扬作为纨绔子弟中的渣滓,空有俊美的容貌,浪迹烟柳花巷,玩弄女人。

将自己孙女嫁给这种禽兽,成为他的玩物。这…只是不答应,洛家…

“洛家主不必为难,”易扬微笑着转过身来,将酒杯往后一抛,落水扑通一声,“人选我已经替你想好了,就你嫡孙女洛静仪。”

易扬脸上荡漾着猥琐的微笑,那意思就差直接告诉你,你孙女我收下了。

老人身体一颤,没想到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心里痛骂一声禽兽,却只能嘴上说,“静仪能被含山君看上,那是她的福气,老夫…”

“颍川!赐座!”

易扬根本就没有兴趣听完老头子的话,手一挥。

旁边的红衣女子闻声便向手下人示意,一个椅子被抬了上来。

老头被几个佣人扶起按到座位上,将额头上的血迹擦去,老头却是坐立不安。想来与臭名昭著的易家结亲,对于洛家的名声损伤实在太大,

“王家、卫家、司徒家你们的宽限三月。”

易扬以一种不容质疑的语气给三个家族下了最后的通牒,三个家族的家主脸色如同便秘一般难受。

“还有一件事,下月凡是我易家盟友,将嫡传弟子送到我不周山蒙学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,所有人心中一阵寒意,但是还是不敢言语,就是怕这个男人当场发作。

易扬的手指敲击在栏杆上,颇有玩味地盯着每个人的表情,仿佛要看透这群人一般。

他在等,等第一个出声的刺头。

良久。

“既然大家没有意见,那就这样吧。”

众人嘴角一抽,只怕是你一个人说的没意见而已。

岸上的燕子坞火光四起,将半边天染得通红,楼船下的湖面飘着一层微微的晕红,甜甜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越来越明显。

不消说燕子坞毁了,凌家也毁了。

史书上会留下一句淡淡的语句,江东第一家族凌氏,因为抵御暴虐的易氏,被一夜之间灭了满门。

易扬看着那直冲云霄的火焰,差点笑出猪叫来,凌家完了!

男人杀掉,女人嘿嘿。易扬舔了舔嘴唇…

(思路很清晰。)

“少主!”

正当他无限遐想的时候,一个人登上了甲板。

来人一身甲胄,胸前缀着三片金叶,甲片上还有许多未干的血迹,散发着腥臭味,让在场的人捏紧了鼻子。

“外围已经扫荡完毕,凌家秘境还在挣扎,不消一个时辰便可克竟全功”,语气里满是傲慢。

“好,赐酒!”易扬击掌而喜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蓝色死神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ntaotao.com/xiaoshuo/11261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